党史纵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校党建 > 党史纵览
党建动态理论学习党史纵览
学习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的“知行合一”
信息来源:发布时间:2018-11-08浏览次数:41责任编辑: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和军事家,同时又是读书治学的大家,特别是研读马列经典的大家。他一生不仅把研读马列经典看成人生第一需要,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研读马列经典始终坚持知行合一。正因为这样,才使他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使他领导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功。

  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首先在使自己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上坚持知行合一。《共产党宣言》是他一生研读遍数最多、读的最熟、读的时间最长的马列经典。他曾对斯诺说,1920年有3本书建立起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真诚信仰,其中最重要的是《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是共产主义的第一个纲领性文献,它完整系统严密地阐述了马克思、恩格斯的主要思想。伟大导师列宁曾评价说:“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彻而鲜明的语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观。”五四运动以后,《共产党宣言》逐步被中国的先进分子所接受,毛泽东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对这部马克思主义经典,毛泽东反复研读,其中的重要内容和精辟论断他几乎全能背下来,这对他从初步的马克思主义者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不拘泥于外国文本,而是追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在知行合一上做文章,使自己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作为成功指导中国革命理论成果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它是毛泽东从1932年开始扎实读了两年的马列经典写成的。《反杜林论》也是毛泽东读了又读的一部马列经典。这部著作全面阐述了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这是毛泽东非常喜欢的一部哲学经典。他在自己的文章里,一般极少成段地引用马列原文,但在他的名著《矛盾论》中,却大段地引用了《反杜林论》中的“辩证法·量与质”。指导中国革命的哲学名著《矛盾论》和《实践论》的发表,标志着毛泽东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做到了知行合一。

  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在解决中国革命重大问题上坚持知行合一。列宁著的《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等经典著作,毛泽东读了又读。他想从列宁的著作中寻求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进行民主革命以及由民主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的理论,从列宁的著作中找到指导中国革命斗争的途径和方法。毛泽东在延安经常读这两本书,对列宁的这两本书有着深刻的理解。1945年,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特别提出,要求领导干部读5本马列经典著作,其中就包括《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其第二章“布尔什维克成功的基本条件之一”,讲的是“无产阶级的无条件的集中制和极严格的纪律”。1942年4月20日,毛泽东在关于整顿三风的报告中直接引用了这一思想。他说:“身为党员,铁的纪律就非执行不可。孙行者头上套的箍是金的,列宁论共产党的纪律说纪律是铁的,比孙行者的金箍还厉害,还硬,这是上了书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上就有。”1948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正乘胜前进,为了克服革命队伍内部存在的无纪律状态和无政府状态,他又重读了《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第二章“布尔什维克成功的基本条件之一”,并在书的封面上写了批语:“请同志们看此书的第二章,使同志们懂得必须消灭现在我们工作中的某些严重的无纪律状态或无政府状态。”6月1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毛泽东这一指示,要求全党学习《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第二章。

  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在解决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重大问题上坚持知行合一。新中国成立后,党的工作重心逐步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的重点也随之转移到经济学经典著作上来。这一时期,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最多的是《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是斯大林经济思想的经典,它是斯大林对苏联30多年来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总结。毛泽东很想从这些书中找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遇到的理论问题及解决办法,及时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中,人们的思想认识和实际工作中所出现的错误。毛泽东研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社会主义部分时间集中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前期。他研读的目的,是使自己的头脑更加清醒,以便更好地指导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这时,无论对毛泽东,还是对各级领导干部来说,在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工作中,特别是1958年“大跃进”发生的问题,目的在于纠正一些模糊和错误认识,统一全党的思想。1958年8月北戴河会议之后,毛泽东对《共产党宣言》中有关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与传统所有制观念决裂,建立公有制方面的论述研究得更加仔细,他很想从中找到解决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遇到的实际问题的答案。《资本论》是马克思的经典著作。这部不朽巨著,论述了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动的规律,揭示了其内部矛盾,无可辩驳地论证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规律性,从而把社会主义学说置于牢固的科学基础之上。为了适应大规模经济建设的需要,1954年他又重新研读《资本论》。1954年之后,他又反复阅读《资本论》。为了便于阅读,人民出版社还专门为他印刷了大字本的《资本论》。

  善于用理论经典武装头脑,用理论指导实践,坚持理论和实践的统一。研读马列经典坚持知行合一。这就是一代伟人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