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外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新闻 > 省外动态
校园要闻市州动态省外动态公示公告
开启老年教育供给侧改革征程
——对话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副会长孙建国
信息来源: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网站发布时间:2018-06-20浏览次数:325责任编辑: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在全社会开展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老龄政策法规教育,引导全社会增强接纳、尊重、帮助老年人的关爱意识和老年人自尊、自立、自强的自爱意识。


5月22日,全国老龄办组织召开全国性老年社会组织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座谈会,要求老年社会组织要发挥优势、形成方案、突出重点、注重实效,切实做好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


“作为老年人教育的最大平台,老年大学在国情教育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副会长孙建国振奋地说。


记者了解到,中国老年大学协会成立于1988年,目前共发展会员校500余家,辐射并联系全国老年大学、老年学校等老年教育机构近6.2万余所,涉及老年学员814万余人。


2018年,正值中国老年大学协会成立三十周年,如何贯彻落实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全力做好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创新老年教育发展机制,加大老年教育供给侧改革,重点满足老年人“老有所学、老有所教”的期待,促进老年教育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本刊记者日前对孙建国副会长进行了独家专访。



老年大学应担当桥梁纽带作用



“协会30年的发展历程和快速发展,见证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老年教育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凸显了老年教育对广大老年人的重要意义。”孙建国如数家珍地介绍道。


2015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指出,要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鼓励社会办好各类老年学校。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覆盖广泛、灵活多样、特色鲜明、规范有序的老年教育新格局。


2017年,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进一步明确发展老年教育,并提出老年教育机构基础能力提升计划。


孙建国说:“老年大学作为老年教育的平台,在助推老年人‘老有所学、老有所教’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老年大学协会,则要充分发挥强有力的桥梁纽带和引领凝聚作用。”


“协会覆盖的会员校和老年人越多,我们肩上的责任就越大。”孙建国表示,协会成立了老年教育学术委员会、宣传出版工作委员会、远程教育工作委员会、教学工作委员会、企业老年大学工作委员会和高校老年大学工作委员会等六个分支机构,从教材编写、理论研讨、对策研究、宣传推广、搭建平台等方面入手,旨在全方位、多角度地为会员校和广大老年人提供优质服务。


与此同时,协会秉持“走出去、请进来”的原则,成立国际联络部,代表中国参与国际老年大学协会各项活动,奠定了我国在国际老年教育界的大国地位。


据孙建国介绍,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现已形成六个内设机构、六个专业委员会、七大片区协作组相互配合的全新组织架构,如同四梁八柱,支撑着中国老年大学协会不断发展,协会取得的丰硕成果,为我国老年教育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老龄化国情教育薪火相传



“不同地域、不同层次的老年大学各有特色,根据老年群众的学习需求,开设了器乐、舞蹈、书画等课程,但是时代性的特色不够,还存在很多问题。”孙建国说。


2018年2月,全国老龄办、教育部等十四部门印发《关于开展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的通知》,明确要求,在全社会开展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


“这为我们开展老年教育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孙建国解释道,要真正把“老有所教”和“老有所学”结合起来,要从休闲娱乐型教育逐步转向发展参与型教育,除了传统的康乐养生、知识技能教育外,还要更多地开展积极老龄观、科学养老观教育,培育和弘扬以自立自强、参与互助为主要内容的新型老年文化。


作为老年人参与教育学习的主要平台,老年大学在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协会及时下发《开展积极老龄观主题教育活动的通知》,面向全体在校学员,开展积极老龄观主题教育。


“协会主要通过三个层面来开展国情教育。”据孙建国介绍,老年大学、老年教育机构等办学实体是开展国情教育的“主战场”。协会在会员校中推选出176所“全国示范老年大学”率先开展国情教育,以点带面,全面铺开。“在示范校首先开设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大讲堂及乐龄教育课程,将人口老龄化形势、老龄政策法规等方面纳入课程体系,引导老年人重新认识、理解社会。”


六个专业委员会为开展国情教育提供了“后勤保障”。教学工作委员会负责开发国情教育课程,并与远程教育委员会配合,开发在线课件,扩大国情教育覆盖面。高校工作委员会在科研及课程建设方面实力雄厚,学术工作委员会在负责国情教育课题及理论研究的同时,每年开展老年大学校长、教学工作者培训,将研究成果及时传递,把国情教育贯彻到老年大学的每一个触角。面对国企改革出现的系列问题,企业工作委员会在引导退休员工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宣传出版委员会通过舆论引导、加强宣传,不断扩大老龄国情教育影响范围。


老年大学协会则是国情教育的“总指挥”“宣传员”。“协会除了统筹、协调、指导会员校和分支机构外,还要组织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宣讲团,开展主题宣讲。”刘建国介绍道,“除了在全国各老年大学和有关单位进行宣讲外,还要参与到全国老龄办组织的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宣讲团,积极参加全国的巡回演讲。”



全面发展老年教育任重道远



“一些热门专业还是有很多老年人报不上名,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一位资深地方老年大学协会负责人曾经告诉记者,这是不争的事实。


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的现象并非特例,主要还是老年人日益增长的学习需求和教学资源供给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资源有限,老年教育事业发展的速度远远不能满足快速快速增长的老年人的学习需求。”孙建国告诉记者,“资源供给的问题,是制约当前老年教育发展的瓶颈。”


记者了解到,现阶段,国家层面并没有用来支持老年大学的扩建和发展专项经费。要解决资源供给问题,还要充分发挥地方和社会的积极性。


孙建国说:“我们希望国家能给予必要的资金,来支持老年大学发展。但是,仅仅依靠国家和政府解决不了问题,还要充分引进社会资本、社会力量兴办老年大学,参与老年教育,多渠道加强老年教育的资源供给,最终形成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多元办学格局。”


为了“摆脱”资源束缚,老年大学协会另辟蹊径,在改善教学方法上做足了功夫。


“传统的教学方式需要场地、师资等一系列的资源,而互联网+老年教育,投资小,成本低,只要有一间房子、一个收视点,甚至一部手机,就可以把老年大学搬到老年人家中,让有需求的老年人都能够上学。”孙建国告诉记者,“这样,就可以保障老年人时时可学、处处可学、人人可学。”


然而,除了资源瓶颈,我国老年教育事业还存在城乡间、区域间、人群间发展不平衡,社会对老年教育的认识有待提升,老年教育法制化环境建设有待改善,老年大学科学化、规范化、制度化办学的水平还需要进一步提升等问题。


“为了破解中国老年教育难题,突破中国老年教育发展瓶颈,协会组织了全国近百所老年大学和几百位专家学者,实施了一系列以问题为导向的实践与理论课题研究。”孙建国说,“要逐步建立完善系统、科学的老年教育领导方略和治理体系。”


同时,孙建国也承认,距离《规划》中“到2020年,建有老年学校的乡镇(街道)比例达到50%,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口比例达到20%以上”的目标,任重道远。